参加“全日本中国朝鲜族联合会”之个人体验

还好有个人空间,可以自由的发表个人的体验和观点。感谢互联网时代,让一个小众的想法也有机会自由发表。 这篇文章我是写给未来的,想在三年后再回头看看2019年那次划时代的大会。

参加费15,000円是什么样的晚宴

当时我正在经历着自己人生中十年一遇的经济危机(到写这篇文章时暂时还没有脱离),对我来说1万5千日元,是我们一家人一个星期的伙食费。

好贵啊,当时一听到参加费我就不想参加了,比起一顿豪华的晚餐,保命更要紧啊。

还好我有个“日本朝鲜族文化交流协会”宣传部的身份,得以以STAFF的名义混进去省掉了一笔巨额开支。

我知道这个费用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肯定是有单位或某些赞助商要负担我的参加费的,我对天发誓,保证不会浪费宴会的一粒米饭,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将尽最大肺活量吹拉谈唱歌功颂德写好成立大会的新闻稿子。

甚至我都想好了稿子的开头:这是一个团结的大会,是胜利的大会…

对个人来说,一万五是我迄今参加过的最贵的一次宴会,而前年参加一次中国大使馆举办的全日本华人社团大拜年好像也只有一万,多亏了这次的朝鲜族联合会成立大会,我有机会再次突破了自己的极限。

晒一下晚宴的料理,我一个不剩全吃了。

最后上的那个米饭和酱汤特别好吃,我不由得感慨,五星级宾馆就是不一样,米饭做得跟路边小吃一样的好吃。

我的最大收获

每次参加一会大型活动就会有很多收获,有时是收获一个大啤酒肚,有时是一些昂贵的礼品,而这次,也收获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体验。

那就是: 收获了自己的渺小。

人和人要是不比的话就不会有痛苦,之前我还一直认为自己是在日本的朝鲜族的希望,自己能够带领地球人类走向幸福,结果这次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神仙级人物,看到他们在灯火辉煌的宴会场举杯畅饮,在谈笑风生中推进着中日韩朝鲜族的交流和合作,促成世界朝鲜族的大团结,我终于深刻的看清了只会空想没有实力的自己…

这种场合实力真的很重要。

而实力不是靠激情靠口号膨胀出来的,一个人的实力不光是要有经济上坚硬的基础,更是要有通过多年在自己所在圈子中奉献和参与一点一点积累下来的巨大影响力,在这种场合没有实力的话就像我一样,想靠近核心人物谈谈心里话换个名片自己都不好意思靠近人家了。

还好我不笨不会自寻烦恼,没实力就慢慢培养嘛,自己才四十多岁年纪轻轻还有很多机会的。 而这次来了这么多英豪,自己是个局外人,又是媒体身份,正好可以没有任何负担的去围观一下看热闹。

引领日本朝鲜族社会的人物们

我没看过封神演义,下面的图只是拿来借用一下,只因为感觉“封神”这个词非常适合当天成立大会的情形 — 向来宾们宣布谁是日本朝鲜族圈子里的老大,告知哪些人是正在日本各朝鲜族团体协会中有着影响力的人物。

在日本的朝鲜族团体至少有不少于40个,而能把其中包括最有规模的协会等20多个协会都绑定到一起,能够让各团体的老大们走到一起已经算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因为个人原因没有参与其中(主要是考虑自己管理的媒体应该保持相对独立),所以不知具体的来龙去脉,但通过一些人听说了整个过程不容易大家反复做了很多细致的讨论,最终克服种种困难抱着一个远大的目标走到了一起。

下面的照片是联合会官方公开的照片。

因为常年做媒体相关工作,不吹牛的说照片中的至少一半的人我都认识,虽然没有谈过心不曾有深交,但我知道这些人都还可以,不是太坏。

人的欲望是无止境的,联合会的成立给那些有欲望的人打通了通天的路,以后不仅可以在日本国内发展,更可以通过这个通道联系到全世界各地的朝鲜族施展抱负。

我不相信一个人真的能为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国家奉献自己的一切,那只是用来拍马屁或自我洗脑的说词,我更愿意相信一个人他70%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利益,而30%才是顺带着为了社会为了国家的。

那天听很多嘉宾都说日本的朝鲜族是世界朝鲜族团结的典范,这话我特别喜欢,因为我也是日本朝鲜族的一员。看来主场优势确实很明显,能够听到很多来客们夸奖的词,以后应该多花点钱,多邀请世界各地的朝鲜族过来,让大家多了解日本的朝鲜族,多发现我们的美好。

这次印象比较深刻的第一个是中国大使馆的代表也来参加并讲话了,再一个就是开始的时候大家一起起立唱了国歌,经济和政治真的是难舍难分,要发展经济也只能如此吧。

关于朝鲜族的未来

至于朝鲜族的未来,这个话题有点重,只不过身为朝鲜族的一员,为了自己的个人利益也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

个人觉得,朝鲜族这个单词的出现也就不到100年吧,而人的寿命现在都可以超过100岁了,时代一直在变化,国家和朝代也在不断的更迭发展,于其强调我们是朝鲜族也许不如强调整我们先是地球人,然后做为带着朝鲜族标签的地球人,如何与带着其他标签的人们共同生活在地球上把这个星球经营成地上乐园可能更有长远性吧。

写在结尾

很庆幸自己有幸能够见证了这次全日本中国朝鲜族联合会成立大会,非常感谢主办方给了这样的机会。

联合会成立了并不代表所有的朝鲜族团体协会都在联合会里面,还有一些团体协会没有机会进入联合会,而且联合会规定一个协会加入和退出联合会是以自愿为前提的,这意味着联合会是代表的是大部分但不是全部100%。

不能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联合会上因为刚开始联合会可能光维持自身内部的沟通团结事务都要费掉很大能量,同时也不能把联合会当做替罪羊让他们背负本来就沉重的民族负担,我们每一个人都是构成朝鲜族社区的细胞,不管是团体还是协会还是联合会,每个参与者的努力和协调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也就是说联合会的成立暂时跟像我这样的平民关系不是很大,我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该怎么赚钱还是怎么赚钱,在我看来那是一个不知何时能连接上的平行线。 权利是贪婪的,希望联合会不要成为太上皇,不要过份干涉个人团体的成长(包括揠苗助长或拉帮结派打群架等),至少前几年平安无事的各忙各的最好。

好了,我的文章写完了,希望这篇文章能够让我看起来更加高大尚,更加显得看起来像忧国忧民的好青年,毕竟我是咱们日本朝鲜族的希望之一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